專欄

戲劇人生–那些生命經歷教會我的…

阿玲(匿名)

  我生長在一個有著重男輕女傳統觀念的家庭裡,從小看著哥哥有手錶、腳踏車,甚至能上補習班補習,而自己甚麼都沒有。高職畢業後我就直接踏入職場,賺錢後經常幫家裡添購家電、甚至裝潢改造房子,為的就是希望家人可以注意到我,也造就我今天如此獨立、不願服輸的個性,遇上困境也要想盡辦法解決!我時常告訴自己:『除了自己沒有人能幫得了你,凡事只能靠自己』。從小我就一直想為原生家庭努力,但當需要家庭援手時,卻沒有任何支柱,所以對於成長過程沒甚麼記憶,或許也是下意識的遺忘。

  我曾經有兩段婚姻,第一段婚姻嫁了一個還未成熟的人,孩子生下來之後,他就突然不見了。因為要照顧大兒子無法工作,我靠著幫家人照顧小孩換來住宿,靠著信用卡支應生活開銷。我常說一句真實又貼切的玩笑話:『我的大兒子是靠信用卡養大的』。直到大兒子上學之後,我被哥哥趕出家門,我的父母沒有說一句話的看著我離開。離開家後,我再次投入職場,和孩子獨自生活,因為我的學經歷不高,所以靠朋友介紹到報關行上班,從頭學起,工作所得剛剛好付房租、生活開銷、教育費用以及償還信用卡債,雖然日子過得不是很寬裕,但該給孩子的教育從不缺少,日子苦但至少孩子在我身邊,這是我最大的安慰。

  之後到國際物流公司工作,是從頭學起的新行業,我認真負責很快就當上小公司的主管。直到大兒子11歲,我認識了一位對孩子和我都很好的第二任前夫,我為了讓孩子有一個家,隨著他搬離台北到偏鄉地方生活,很快的我有了第二個孩子,沒想到這是第二段婚姻噩夢的開始…。他是一個公務人員,但卻整天喝酒,賺了錢從不負擔家用,甚至在我懷孕期間將我和大兒子趕出門。因為我妨礙他喝酒,他趁著我做產檢時,換了門鎖,我當下毅然決然的找房子搬家,雖然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我仍挺著肚子帶著大兒子在基隆找個房子,再次靠信用卡過日子。

  這段期間,遇上大兒子得了H1N1,我們母子倆挺過了。快到臨盆時,第二任前夫又來求我再給一次機會,於是,我心軟了。然而,他並未改變,甚至在酒後對我大兒子和我動手,小兒子也常遇到沒奶粉和尿布的困境。之後我以大兒子要回台北讀書為理由,先帶兩個孩子離開,這期間立刻訴請離婚。這段期間,第二任前夫若有放假就會帶小兒子回去相處幾天再送回來,直到他知道我訴請離婚,一氣之下非但沒有把小兒子送回來,甚至搬家、換幼兒園,讓我找不到孩子,我有長達2年的時間見不到當時才兩歲的小兒子。我曾經回萬里找,鄰居告訴我,小兒子常獨自被爸爸一個人關在屋子裡,爸爸跑出去喝酒,孩子狂哭,鄰居報警卻都沒辦法救到孩子。我經常很困惑為什麼沒人通報社會局,也在想是否因為前夫是警察,事情有被掩蓋的可能?我無能為力,只能每天以淚洗面…。

  監護權官司打了3年左右,我勝訴了,但前夫持續上訴,小兒子還是沒辦法回我身邊,我累了,不能忍受一直看不到孩子的生離感受。最後一次在法庭上,我選擇放棄孩子的監護權,連法扶律師都很訝異,而我的想法是,我只是想看孩子,就算每兩個星期見一次面都好。

  放棄監護權後,我反而每個星期都能帶小兒子回台北住兩晚,每個星期五下午我就坐客運再換車到萬里接孩子,星期天晚上幫孩子洗完澡、吃完晚餐,再送孩子回萬里。在回萬里的路上,我和孩子的心情總是很沉重,每一次我都會告訴小兒子,下星期會安排帶他去哪裡玩來轉移他難過的心情。這樣的日子持續到我的手必須動手術,因為不希望孩子擔心難過,我告訴小兒子一個多月後我還是會繼續去接他。我很怕小兒子以為他要失去媽媽,所以石膏拿掉後馬上去接他回家。這樣來回的日子從幼稚園到小學一年級,每當孩子要戶外教學或者學校運動會,我一定會一早起床搭車到萬里,因為我不想再錯過孩子的任何重要日期!

  我想,老天爺一定是看到我的毅力了,在小兒子升上國小二年級時,前夫突然告訴我要將孩子轉學到台北,他也已經將小兒子的戶口遷出了。原來是前夫罹患零期肺癌,需要治療無法照顧小孩,我一心只想著,就算監護權不給我、不給予撫養費用我也沒關係,因為孩子終於回到我身邊了!

  現在的家,對我而言是完整的,大兒子、小兒子都在身邊。我在士林區公所調解委員會裡當代賑工,雖然薪水不高,但至少不必再借錢付房租了,再加上政府補助小孩,和兒盟的蔡社工幫忙,讓我小兒子可以補習。小兒子很喜歡學習,他想學琴,所以我找教會讓他學鋼琴;他也參加學校直笛隊和圍棋社,在學校人際關係還不錯,當過模範生,成績也不錯,他常常拿到班上前二、三名,雖然他有點小失望,但是當媽媽的我已經非常開心了!我不希望小兒子給自己太大壓力,只希望他快樂最重要。今年8月,他想學英文,剛好老天爺讓我有一個早上打工的工作增加收入,也讓他能順利學英文。

  雖然小兒子回到我身邊,但我發現他有些狀況很奇怪,我說不上來,後來尋求西區單親家庭服務中心協助(非常感謝西區單親的所有社工們,他們對我和小孩有非常大的幫助) ,我才知道他很需要被幫忙,西單中心提供補助讓我們進行親職諮商。進行了12次,小兒子心門還未對諮商師打開,諮商師說,這個孩子要打開心門需要一段時間,而照顧者也需要有很大的耐心。後續我硬著頭皮再尋求兒盟蔡社工幫忙,雖每次諮商需要自費400元,但對我來說是莫大的幫助。我很謝謝社工們,不論是西區單親服務的社工還是兒盟的社工,她們總是在我最無助時適時的出現。現在我和小兒子的衝突日漸緩和,期待著小兒子能將小時候的遭遇忘掉,重新有一個快樂的人生。

  代賑工工作於110年3月期滿,我失業了。這是第一次我覺得自己還很年輕(政府規定55歲以前只能最多做3年)。從事代賑工以來,我一個月領一萬多元,但我認為我所做的事情絕對超過這個薪資,每個認識我的人都說我工作肯定沒問題,然而若在外求職很容易因為年紀及學歷而不被錄取,因此我希望透過就讀空大能對我找工作有所幫助,畢竟要等孩子獨立還需要一段時間。

  雖然我的家人會質疑,年紀這麼大還去讀書很浪費時間,但讓我想繼續讀書還有另一個原因,因為大兒子不愛讀書,好不容易有機會唸書了,就讀狀況也不是很好,我希望可以激勵他,勸他去讀空大,結果他也是讀的二二六六,他給我的回答是:『你以為讀書很簡單嗎?又要工作又要讀書很累。』。好!說得好!衝著這句話,我也下去讀書了!雖然我畢業三十多年了,拋開心中的害怕,為的就是讓大兒子知道:『我50幾歲,又要工作、養家、整理家裡,我也可以繼續讀書,讓你這位年輕人看看,累只是藉口,只要自己想要,就會排除任何困難。就像小時候,為了讓你勇敢上台,我也是克服自己害怕上台和拿麥克風,自告奮勇地在你面前主持一場100多人的戶外活動,其實我內心很害怕,但當看著台下的你,我知道我如果不勇敢,怎能要求你要勇敢呢?!』。我認為我如果沒有比大兒子更累還繼續讀書,怎麼能要求大兒子一邊工作一邊讀書呢?加上因為在區公所做過代賑工,才知道公家機關有一些受僱人員的工作,我因為學歷不夠所以較難取得這些工作機會,所以我希望能拿個大學文憑,相信之後能對我尋找工作有所幫助,所以即使工作再忙再累,我也不放棄就讀空大。

  因為疫情關係,大兒子餐廳被迫停職,而我將原本下午兼職的工作改為全職,雖然有很多不開心的事情,但是還是得繼續做下去,我的孩子聽我抱怨時會說:換工作啊!但我擔心若在此時有任何變動,這個家怎麼辦?雖然有時候我覺得很累,但為了這個家,就算為五斗米折腰也甘願。

  現在,又發現大兒子一個嚴重的狀況,諮商師說那需要尋求幫助。聽完之後,我知道我對大兒子有很大的誤解,但是我是一般人,我不是醫生,大兒子又很難溝通,現在要面對的是如何讓我大兒子願意聽我的話去尋求幫助。我覺得老天爺一直在考驗我,我不會被打敗啦!一路走來,丟一堆難題給我,我不都是走過來了嗎?現在我只當老天爺又出一個新作業給我,我要盡快去把作業完成,女性是不可輕看的,我也永遠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韌性,反正一路往前走就對了,甚麼都不要想,想太多,路就會走不下去,相信我們一家人能順利平安的!

封面圖片出處:新北市政府單親家庭服務D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