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欄

從關係中轉身後的自己,你認識嗎?

巫志忠 諮商心理師

  芬蘭在離婚之後獨自照養不到2歲的女兒,白天將女兒交託大嫂照顧,自己則忙於餐廳工作。芬蘭面對前夫金錢的索求,仍盡可能的提供。然而,近半年芬蘭開始出現情緒暴躁、睡眠困擾及憂鬱的狀態…

  強哥在妻子病逝後,時常因為親子溝通問題大動肝火,認為兒子經歷喪母後該更懂事,但卻整天沉溺手遊,對升大學準備過於消極,曾在一次父子衝突後砸毀家具,引來鄰居關心時痛哭失聲……

 

  上述兩個故事可能是我們身邊的朋友,甚至是自己的生命經驗。在閱讀故事的同時可以先問問自己:我的內在感受到什麼?試著從這個感受出發,看看自己對故事會有什麼樣的想法觀點,或者其他的經驗連結。

  在聆聽親子、伴侶關係的過程中,不免感受到來談者的糾結與無力,隨著深陷的愁苦,發展出不同的因應行為來試圖保護、捍衛自己。芬蘭於婚姻關係中遭遇背叛後的憤怒、自責,她壓抑了情緒、也陷入了關係的糾結,透過滿足前夫需求的行為,希望最終能和平分手。強哥認為悲傷與失落會隨著儀式終了而復原,不能沉溺太久,他需要堅強地面對身邊少了個伴的現實生活,並期許自己與兒子化悲傷為力量,讓妻子能在另一個世界得以欣慰。

  關係中每一個人的聲音都需被聽見與聽懂。理解與接納是情緒流動與賦能的開始,不管是面對自己或陪伴他人,先試著去聽、去看、去感受對方訴說的話語、表情與肢體的訊息,誠如常提及的同理心或換位思考。這過程看似容易,但回到關係當下卻是頗大的考驗,畢竟在兩人緊繃的狀態之下,要穩住自己已不容易,若能同理、理解甚至是承接對方的狀態更是挑戰。因此,建議先從關係中回到「自己」這個位置,好好關注自己,安穩自己,對自己有更清明的認識。

  在關係波動的當下,可試著進行三~五次的深呼吸,隨著每次的深呼吸感受自己有哪些情緒出現?想到些什麼觀點?我的需要是什麼?希望對方如何對待我?我又是如何回應對方?隨著緩慢的呼吸與以「我」為出發的探問都在關注「我自己」,也是對自己好奇與負責的過程。剛開始要進行自我練習可能不太習慣,可以先簡要的書寫與紀錄。「回到自己」的過程即便還是會伴隨苦痛悲恨的翻攪,但至少嘗試讓自己在混亂的狀態中,尋得能和緩擺盪的頻率。頻率逐步穩定了,才更有力量去觀照眼前的困境,就像是先與自己接上了線,有了流通的迴路,接觸與探尋自己內在的感受、想法、期待與渴望怎麼交互影響,自己又是如何與他人連結互動。

  回到芬蘭及強哥「自己的位置」,他們努力重新認識、釐清自己,更學習覺察在關係中的樣貌。在會談時還是會提及與前夫、兒子的糾結關係,也常因困頓、無力而想要選擇放棄。漸漸的,芬蘭與強哥開始正視失落的衝擊,了解到淚水傾訴的是背叛、憤怒、焦慮、無望、害怕等……也體認出情緒帶來的訊息,並學習陪伴與協助自己面對失落。芬蘭尋求教會小組的定期聚會,開啟與他人傾訴且獲得情感支持,而親人對女兒的照顧,讓芬蘭有得以喘息的時間;強哥則走入山林,重啟與登山老友的自然之旅,並在旅程中交流親子教養的相處經驗。至於妻子離世的話題,強哥認為大自然提供了最好的療癒空間,讓他可以靜靜的在心裡跟妻子說說話,也相信妻子會同時見證越來越好的自己。

  兩人的改變並非一蹴可及,回到當時會談的主題—「關係」時,更是如此。隨著對自己的安頓與成長越來越多,在會談時也展現了充滿智慧與彈性的轉變。

  芬蘭在面對背叛的傷痕時發現自己追求完美、討好的習慣性反應,讓自己遇到衝突時壓抑需求與情緒,甚至自我貶抑,為的就是讓關係保持平和及維持自己眼中的完美形象。芬蘭為自己的改變之路,做了突破性的決定,她笑稱這是實行「不當完美小姐行動」。除了維持人際的交流陪伴外,更帶著不常見的「勇氣芬蘭」,向前夫提出不再見面及停止金援的協助。當然,在這之前,芬蘭練習了好久,甚至每次會談時都會分享寫給自己的勇氣短信,也探討退讓、溫和及犧牲等等是怎麼陪伴芬蘭走過三十個年頭,又帶來什麼樣的影響與意義。

  強哥鬆動了自己的「好強」、「逞強」與「堅強」,發現傳統男性角色的「應該要……」的綑綁實在太沉重,時常讓自己喘不過氣,也影響了親子關係的相處。強哥想要試著成為「小強哥」就好!他說:「多個「小」字提醒自己能更放鬆,也與他人更好親近」。因此,他展現關懷與柔軟,透過Line訊息增加與兒子的互動,兒子從已讀不回到貼圖微笑,甚至已會簡短回應小強哥的關心。近期父子在回外婆家的途中,小強哥真誠的表達自己還在努力學習沒有妻子的新生活,過去忽略了妻子離世對兒子的衝擊,以及急著想在兒子身上打造父親的期待。小強哥說,當時,兒子撇過頭望著車窗外不發一語,但他知道兒子流著被疼惜被理解的眼淚…。

 

  不知您最近是否也有關係上的糾結或困境?或老是因著某個人的行為而情緒卡關?是不是也能試著先回到自己,關心與好奇這個「關係」中的自己是如何存在著?生活著?改變從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經歷荊棘考驗也是常事,讓我們帶著期盼與彈性、資源與韌力、完整且更有生命力的自己前進,如同「不完美芬蘭」與「鬆綁小強哥」,從困境中慢慢地、一步步地跳出各自的和諧雙人舞。